央行全面降准8000亿驰援经济 “宽货币”向“宽信

2019-01-06 质量保证

  本报记者 张奇 北京报道

  导读

  “本次工作会议信息量很大,整体来看,将稳增添、服求实体经济放在了相当突出的位置,这跟前两年有点不同。同时,有些稍微表述也值得关注,如‘市场利率水平公平稳定’、‘牢固宏观杠杆率’等。”

  1月4日,央行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其中1月15日和1月25日辨别下调0.5个百分点。同时,一季度到期的MLF不再续做。

  算上TMLF、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放宽等,央行净释放长期资金8000亿。

  “这样安排可能基本对冲今年春节前由于现金投放造成的流动性稳定,有利于金融机构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支撑力度。”央行有关负责人称,“降准政策分两次实行,和春节前现金投放的节奏相适应,同时也统筹了内外平衡。”

  值得说明,本次全面降准落地速度颇快。1月4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接连考核三大行,并在银保监会主持召开座谈会。他强调,要利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

  当日晚间,央行工作会议信息亦暴露,对2019年九大重点工作任务进行定调。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称,本次工作会议信息量很大,整体来看,将稳增长、服求实体经济放在了相称凸起的地位,这跟前两年有点不同。同时,有些细微表述也值得关注,如“市场利率水平合理稳定”、“稳定宏观杠杆率”等。

  释放8000亿长期资金

  “此次降准将释放资金约1.5万亿元,加上即将发展的TMLF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所释放的资金,再斟酌一季度到期的MLF不再续做的因素后,净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央行有关负责人称。

  本次降准前,央行于2018年12月决议创设TMLF,今年1月2日央行决定,自2019年起放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标准。Wind数据显示,一季度MLF共计到期范畴1.2万亿,由此可推算出TMLF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所释放资金5000亿左右。

  需要说明,本次降准并未超预期,此前不少分析人士均表示春节前可能迎来降准,逻辑主要有两个:一是经济疲软,需要进行逆周期调节;二是春节前资金缺口大,需要释放更多流动性进行对冲。

  据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国际金融研究所李赫测算,2019年1月资金缺口约在3.5万亿左右,具体包括四个部分:企业和居民对现金的须要(1.5万亿)、1月财政存款上缴国库(5000亿)、地方政府债券提前发行(2000亿)、前期央行政策工具到期(1.3万亿)。

  “此次降准将释放资金约1.5万亿元,而剩下的资金缺口(2万亿左右),央行可能运用常设准备金动用安排(CRA)来补充。”他说。

  剖析以为,此次降准分两次释放节奏更加灵活,能够有效应答春节期间流动性稳固,同时兼顾内外均衡。中信固收团队测算,1月15日降准对冲MLF到期后仅剩3000亿元左右,流动性并不集中投放;2月25日降准释放约7000~8000亿元,加上即将发展的TMLF跟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察所释放5000亿元,合计开释超万亿资金。

  “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

  只管央行货币政策已经逐步转向偏松,但信用派生成果的要害指标未出现向上的拐点。如何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实现“宽货币”转向“宽信用”无疑是下一阶段的政策着力点。

  “为了让货币宽松向信用宽松传导更顺利,金融机构的负债来源需要的是长期流动性,以匹配长期资产配置。此外,只管货币政策主要会‘以我为主’,但不会忽视货币宽松对公民币汇率的影响,幸运的是,美国经济基本面也浮现了放缓的迹象。”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称。

  他认为,从以上两点来看,支持普惠的定向降准、全面降准和TMLF是比OMO和MLF更优的决定。OMO跟MLF流动性期限结构偏短,短期流动性向实体传导的效率不高。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也表现,本次降准再度确证了稳重趋松的货泉政策立场,将进一步稳定市场预期和危险偏好,从而加快“宽货币”向“宽信誉”的传导。

  不过,在助力“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的过程中,经常会有对“大水漫灌”的担忧。

  交通银行(601328,股吧)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称,现在不应该、也做不到大水漫灌。他说,2009年信贷投放增速较快有两方面基础条件:一是当时很多银行已经上市,资本充足率高;二是外汇占款增加,带动存款快速增长。

  “当初这两方面已经不具备前提,目前银行亟待弥补资本并且存款增速已经较长一段时间持续低迷态势,不具备大水漫灌的条件。同时从宏观杠杆率看,目前我国杠杆处于较高程度,也不应当进行大水漫灌。” 连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本次央行工作会议也提到“稳定宏观杠杆率”。曾刚认为,这与核心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结构性去杠杆不抵牾,宏观稳杠杆、构造去杠杆,有保有压。

  未来仍有降准可能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未来仍有降准可能。程实预计,2019年全年至少有250BP的全面降准或定向降准空间。

  不仅如此,降息也受到市场等候。华泰宏观李超团队认为,二季度有望降息。央行会在2019年一次下调10个BP左右的逆回购和MLF利率来应答货币政策终纵目的压力,猜想7天逆回购2019年下调10BP至2.45%。

  “未来货币政策定向调控仍是主要特色,预计相似定向降准的操作还会连续履行。降息方面,除非面临重大的负面冲击,否则存贷款基准利率不大可能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工具利率则有下调的可能。”交通银行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称。

  曾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本次央行工作会议提及“保持流动性公道充裕和市场利率水平合理稳定”,其中提到利率水平,象征着将来还有降息的可能,当然这也要考虑外部环境。

  连平认为,2019年货币政策的关键是增加信用投入,促使资金进入实体经济。可以对相关政策进行适度调剂,比喻近期央行将调整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尺度,当前可能还会有类似的调整。切实促使资金进入实体无非两个渠道:一是信贷,二是股、债、非标等非信贷手段,从2018年的社融来看,重要问题不在信贷,关键是在非信贷范围要有冲破。

  “本次央行工作会议着重提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从货币政策角度来看,也可能理解为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详细做法,其中提到了更多的货币政策工具实现结构性调解,这也是未来货币政策的重点。当初总量已经比较宽松,然而结构上的疏通有待政策进一步发力。”曾刚称。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